揭秘打喷嚏背后的文化传说_养生文化

导读:据介绍,以打喷嚏为兆验的说法早在《诗经》时代就已经有了,当然也许还可以追溯到更久远。但不可否认的是,而打喷嚏的说法在民间传承的过程中,已经过种种变异,说法千奇百怪。

揭秘打喷嚏背后的文化传说:

1、思念之说

一说打喷嚏就是有人在思念。此说有《诗经·终风》和相关的解释为证。如陈子展先生认为,这首诗采自民俗歌谣,属于男女打情骂俏一类的题材,诗云“寤言不寐,愿言则嚏”,当解为“醒来了可睡不成,我思念了就喷嚏”。在他之前,汉郑玄对此的笺注是:“我其忧惮而不能寐,女(汝)思我心如是,我则嚏也。”似该译作你也以同样的心情思念我,我就打喷嚏了。又宋苏轼《元日》诗云:“晓来频嚏为何人?”既可照郑玄的笺注来理解,也可照陈子展的直译来理解。惟虽有思念或被思念的区别,但属于亲情之思则无疑。至今农村常有这样的现象:小孩打了个喷嚏,妈妈说“外婆在想你了”,接下来便计划回娘家探亲--正是以喷嚏为有人在思念我的征兆。

2、说我之说

一说打喷嚏就是有人在“说我”。宋洪迈《容斋随笔》卷四:“今人喷嚏不止者,必噀唾祝云:‘有人说我’,妇人尤甚。”宋马永卿《懒真子》卷三:“俗说以人嚏喷为人说。”因为有人说我而要吐口水念咒语,可见这个“说我”应理解为“说我坏话(或闲话)”。元康进之《李逵负荆》杂剧中,有住在梁山泊附近的两个光棍冒充宋江、鲁智深,强抢卖酒老汉王林的女儿满堂娇,等到真相被梁山好汉揭穿并准备惩罚冒名行凶者时,光棍连打喷嚏道“打嚏耳朵热,一定有人说”,--也是以喷嚏为有人在说我坏话或闲话的征兆。

3、吉兆之说

一说打喷嚏是好事将至的吉兆。如《燕北录》记:“戎主太后喷嚏,近侍臣僚齐声呼‘治夔离’,犹汉人呼‘万岁’也。”直到今天,有些人还保留着类似的习俗:旁人打喷嚏,他马上喝彩祝吉:“好!长命百岁!”

4、不祥之说

也有说恰恰相反--打喷嚏是坏事要来的不祥之兆,旁人所谓“长命百岁”,不是祝吉,而是及时禳解以祷平安,意义近似洪迈笔下的“必噀唾祝”。如明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记,元旦五鼓时,人们如果睡在床上打喷嚏,就必须马上起床,否则便会患病。起床,便是一种补救措施。对这种说法,早就有人质疑:如果喷嚏是不祥之兆,理该打嚏者本人及时设法补救,何以要等旁人祝祷禳解呢?所以亦有人推测,可能是古人以为闻人打嚏对自己有妨碍,所以必须说点什么以消灾。类似的风俗,在其他一些国家也有。

Copyright © 2010-2017 养生学堂版权所有.

桂ICP备160010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