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吵架积极意义_夫妻吵架伤人话_两性保健

导读:夫妻吵架积极意义自然是能够帮助双方改进,夫妻吵架积极意义只有在夫妻两人都是愿意进步的情况下才会起作用,不要把吵架当作一场必须要有输赢的辩论。

夫妻吵架

不明白家里的公公和婆婆都七老八十了,还整天吵吵闹闹的,一时又为今天买的菜吵,一时又为今天没给孙子买东西吵……总之每次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是不是夫妻做得久了,就对对方平时的各种习惯越看不顺眼了?

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头上,这就是权力。对方越不情愿,越能表明强加者的权力。

依照这个定义,权力几乎无所不在,它绝不仅仅是政治斗争或公司竞争的产物,而是存在于一切人际关系中,最亲密的情侣关系和亲子关系莫不例外,甚至关系越亲密,权力斗争可能越激烈。

譬如,夫妻吵架就是一种隐秘的权力斗争。

夫妻吵架中最令人不解的是,引起争吵的源头,多是很小的事,但却常常引起很大的情绪。

很小的事,引起很大的情绪,这种明显的不匹配,是怎么回事?

如果把很小的事,理解为寻求权力,那就很容易理解了。

我常听到这样的事:丈夫要妻子做一件事(或者妻子要丈夫做一件事),譬如换窗帘,妻子忘了,或没有按照丈夫的意思去做,丈夫大发雷霆,并整整唠叨了几天,直到妻子百分百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他才停止了唠叨和愤怒。

这种事情中,丈夫之所以大发雷霆,是因为他的意志没有得以实施,他希望妻子按照他的意志去行事,但妻子没有做到,他因而情绪失控,并施加很大压力要本不情愿的妻子按照他的意志去做事,这是不折不扣地在寻求权力。

寻求权力,也即权力欲望,而权力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邪恶。那么,它可以换成另一个词——控制,权力欲望也即控制欲望,控制欲望强烈的人势必会努力寻求权力,也即千方百计地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头上。

有时,这种强加的方式非常明显,而且目的明显有问题,于是我们立即会想到权力,并产生抵触情绪。有时,这种强加的方式非常隐秘,而且目的看起来非常好,于是我们就会这样说——“目的很好,方式不对。”

其实,有问题的手段,在我看来,势必意味着目的本身都有问题。

李阳和下跪校长都在寻求别人的服从

曾经发生了两起特别有名的下跪事件,一起是“疯狂英语”的创始人李阳在包头让约3000名中学生集体下跪,一起是海南省某中学的校长周常德给自己学校的学生下跪。

李阳作为老师让学生给老师下跪,周常德作为老师却给学生下跪,这两起下跪事件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不过,这两起事件中,至少有一点相同之处,那就是下跪的名义——也即目的——听上去都很美。

李阳让学生下跪的名义是感恩,他认为要感谢师恩,就应当使用这个“最古老、最虔诚”的方式,他最近接受采访还宣称要极力恢复跪拜礼。周常德给学生下跪的名义则普通一些,他称“下跪是一种工作方式”,因为其他工作方式不能达到管理学校的目的,他使用了这一特殊方式。

这两起事件,很容易被认为是“目的很好,方式不对”,但在我看来,这两起事件的目的一样有问题。

什么问题?即权力。

权力不是别的,就是让别人听从自己的意志,越多的人听从自己的意志,就证明自己的权力越大。

包头下跪事件发生后,李阳对记者说:“下跪的照片是真的,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学生下跪是对老师的尊重,过几天我还要去成都讲课,相信可以让成都最好的中学的全体学生下跪。”

这句话透着一种强烈的自大和自得的意味儿,当李阳说“相信可以让成都最好的中学的全体学生下跪”这句话时,他其实是在说,“我可以让成都最好的中学的全体学生执行我的意志”。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权力欲望。评论家在评论这一事件时,都嗅到了其中的权力意味,于是很多评论都将李阳和东方不败或希特勒等人联系到一起。

相对于李阳事件,周常德向学生几次下跪一事中的权力意味更加隐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周常德列举了学校一系列困难,他说,自己是迫不得已,最后用了这一特殊的工作方式,但他又说,一天早操,他看到一个班的队伍不整齐,给他们去训话,说到动情处就跪了下来,目的是“想让他们改过来”。

显然,他下跪的方式和这个情景是不匹配的。他也承认,这个班并没有乱到“大闹天宫”,课都上不下去的份上。那么,他为什么要采取这么特殊的方式呢?

这么特殊的方式,显然是一种巨大的压力。我作为一校之长,给你们毛头孩子下跪了,你们还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吗?你们还不接受我的意志吗?

看到这个事例,我想起一个朋友的故事。她母亲要求她每天晚上必须8点前回家,而且工资也掌管在目前手中,她已26岁了还是如此,她很希望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做事,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晚上有些应酬,但她不敢,因为她怕母亲伤害自己。以前她有过一晚8点后才回家,母亲没责骂她一句,只是痛哭流涕,自己扇自己的耳光,脸扇出血来都没停止。这个情形吓坏了她,她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违背母亲的意志。

这位母亲扇自己耳光,和这位校长向学生下跪,都有同样的含义——我都把自己伤害成这样了,你还不听我的,你真是个坏蛋。

任何关系中都会出现一些问题,有了问题就要沟通、交流,最终导致关系向某个方向转变。但是,这位校长和这位母亲没有去做足够的沟通和交流,而是直接使用自我伤害的极端方式,迫使对方接受自己的意志。这是一种要挟,其中隐含着权力的味道。

每一件小事都是争夺控制权的战场

目的很好,方式不对,这句话如果用心理学来说,其实就是“意识层面是好的,但潜意识层面是有问题的”。

因此,所谓的目的与方式的分裂,其实是意识与潜意识的分裂。所以,当你的某种方式对别人造成了伤害后,你的那个方式一定透露着你的潜意识层面的一些隐秘的东西。

人际关系中,最常见的隐秘内容就是控制欲望。加拿大心理学家帕萃斯·埃文斯在她的经典着作《不要控制我》中写过这样两个例子:

(一)

一天早上,杰克打算去买他最喜欢的周报,出门看了看天,感觉有点凉,回头就对妻子婕喊道:“该死的,给我衣服,快点!”

(二)

有个男人说:“咱们去吃中国菜吧。”

妻子回答说:“好呀,”但是接着问道,“你想去饭馆吃,还是把它带到家里吃呢?”

这时,他可能感到相当尴尬,因此厉声说道:“你为什么要把问题想得这么复杂?”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许多激烈的吵架就是由这种再琐细不过的事情引起的。而且,这些吵架所隐含着的意思都是一样的,即“你难道不知道我需要什么吗?为什么不乖乖地听我的?”

在健康家庭长大的人,可能无法理解以上两个例子中的丈夫为什么那么奇怪。然而,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普遍的。很多对夫妻吵来吵去,其实就是在争取这样一个结果——“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做不好,所以你什么都要听我的。”

一个人越渴求这样一个结果,他就越容易把每一个小事变成一个战场。对他而言,任何一件小事都是一场必须打赢的战争,他必须让配偶在每一件小事上听从他的意志,他会觉得,自己的确控制住了局面。

他这么渴求控制配偶,进而彻底在这个亲密关系中占据制高点,其原因常常是,以前在原生家庭的亲密关系中,他没有占据制高点,相反,他老被其他亲人控制,或曾被严重伤害过。

埃文斯喜欢用“泰迪幻想”来分析控制欲望。在北美,泰迪熊是很流行的玩具。假设有这样一个小男孩,他的家庭中有四个重要成员:爸爸、妈妈、他和泰迪熊。他必然会和泰迪熊有这样的幻想中的对话:“我要出去玩了,你乖乖地在这儿待着。”“我回来了,你真乖啊,一直在这儿等我啊。”

泰迪熊是不能动弹的,也不能说话,于是,这个小男孩可以把自己对一个稳定的“爱人”的幻想完美地投射到泰迪熊的身上,这个泰迪熊会百分百地按照他的幻想和他“互动”。

长大以后,这个男人就会把这个泰迪熊投射到恋人身上,期望着恋人能像泰迪熊一样彻底地遵从他的意志。

恋人自然和泰迪熊不一样,因为她能走能跑能说话,而且更要命的,她是一个独立的人,一定会有他所不能预测的言行和想法,这一切都会颠覆他的“泰迪幻想”。这时,他就会产生情绪。如果“泰迪幻想”对他极其重要,那么他的情绪就会极其强烈。

适度的吵架也是一种正常磨合过程

在一个健康的家庭,父母爱孩子,而且和孩子的关系很稳定,给孩子的安全感很足。那么,父母就是最好的“爱人”,一个男孩尽管喜欢泰迪熊,但不会把它当成重要的依恋对象。相反,在一个病态的家庭,或很不稳定的家庭,父母要么不爱孩子,要么与孩子的关系很不稳定,结果这个孩子就会经常遭遇伤害,他就会特别缺乏安全感。他与现实的“爱人”的关系常是病态的、凌乱的、不能把握的。这时,一个泰迪熊就会成为他的一个无比重要的依恋对象。父母越不爱他越不可靠,这个泰迪熊就越重要,他心中的“泰迪幻想”就越强烈。

泰迪熊也可以换成其他玩具。甚至,有的孩子可能什么玩具都没有,那他就会幻想出一个“爱人”来。

不管是泰迪熊或其他玩具,还是纯粹幻想中的“爱人”,这些形象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没有独立人格,必然彻底听命于他。

小男孩如此,小女孩也一样。所有在严重缺乏安全感的环境下长大的人,脑中都会有一个他可以操控的爱人原型。这样的人长大后,就会将这个幻想的“爱人原型”投射到真实的爱人身上,于是本来是想操控一个幻想的爱人,现在变成了操控一个真实的人。

这种操控愿望渗透到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然而,没有谁愿意被操控,于是吵架成了两个控制欲望比较强的情侣的家常便饭。

假若两人主动发起吵架次数基本相当,那么就是两人都在争夺这个亲密关系的权力制高点。并且,在这样的关系中,两人要么彼此不能忍受,于是分手,要么就会争吵一生,谁也没有控制住谁,但这个控制欲望一辈子都没减少。

也有很多关系,越偏执的人越容易争夺这个权力的制高点。偏执的人安全感极低,所以脑子里的“泰迪幻想”越强,他们的控制欲望也越厉害。他们的配偶尽管感到很痛苦,但假若不想离婚,那么就会发现,只要不接受他们的控制,这个战争就会一直在进行,那似乎更痛苦,于是他们的配偶容易放弃,而接受他们的控制。

当然,大多数亲密关系还是比较正常的,尽管我渴望你遵从我的意志,你渴望我遵从你的意志,但大家较量了几个回合后,就发现这样做很难得逞,而且得不偿失。并且,大多数男人尽管有时会渴望“乖一点”的女友,但多数时候还是觉得她有适当的独立性更好。同样,大多数女子尽管有时会渴望男友“强硬”一些,但多数时候还是觉得他有适度的宽容更好。

于是,一个正常的亲密关系中,尽管吵架也在所难免,但不会成为这个关系的主旋律。尽管彼此都尝试过争夺一下关系的制高点,但不会特别渴望对方绝对的服从。

吵架也是磨合。每一个亲密关系的一开始,双方其实都没有看到对方的真实存在,我们都在很大程度上是将自己脑子里的爱人原型投射到对方身上。当发现真实的爱人和幻想中的爱人不相符时,我们会渴望真实的爱人朝幻想的爱人方向变化,但真实的爱人一定不大愿意。反过来,真实的爱人也在对我们做同样的事情,而我们也不愿意。于是,两人由此产生意志的较量。但这个较量过程自然也是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最终,在一个健康的亲密关系,较量的双方都失败了,谁也没有改变谁,但同时又通由这个过程了解了彼此,而后就可以看到对方真实的存在,并与其打交道了。

从这个意义上看,吵架也有相当的积极意义。

夫妻吵架伤人话

第一句:吵架时最不该说的两个字——“离婚”。离婚是两个人爱情耗尽,彼此凉透了心,相守已成为一种折磨,互相厌恶已无可救药时无奈的选择,而不是吵架时用来要挟对方的。你即使有口无心,气头上冲口而出,在对方心中却可能造成阴影和裂痕——原来他(她)早就打算好好过了,憋足了劲想着散伙。看来他(她)对我是真没什么感情可言了,那我又何必自作多情、勉强维持,烧火棍子一头热呢?如此一来,可能真的让一段本来可以继续的婚姻埋下解体的危机。

第二句:夫妻吵架时最致命的三字句——“你不配”。如果在聚餐时老婆看到老公满脸堆笑对其他女人大献殷勤,说话和风细雨,而把她这个老婆晾在一边,回家说了几句醋溜溜的话,老公若不想把矛盾激化、把小事作大,千万不能说的三个字便是“你不配”。如果说前面的行为是许多男人的共性“老婆总是别人的好”而对其他异性表现出的本能的讨好,那么这三个字却曝露了你打心眼儿里对自己女人的轻视甚至是憎恶,足以让她寒到骨头里,产生当场扣顶绿帽子给你的冲动。

第三句:夫妻吵架时最伤人的四字句——“我瞎了眼”。这是吵架时最能伤元气的四个字。寥寥四字传递的信息是你对他(她)彻头彻尾的否定,以至于为了表达自己的失望不惜自贬自损。说出这四个字给对方的感觉是一颗离他(她)越来越远的心渐渐失去温度。

第四句:夫妻吵架寒到骨头里的五字句——“我倒了血霉”。当你感觉和他(她)在一起不但不美好,反而是一件晦气的事时,这个人还会相信你对他(她)有爱吗?你再说“我爱你”时傻子都会怀疑那话的真实性了,足见这五个字的杀伤力。

第五句:夫妻吵架不能说的令对方寒大了的六字句——“我真受够了你”。这句话彻头彻尾地传递你对他(她)的感受,已经达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所以才有这样激烈的表达,这种表达让对方心一下子掉进冰窟。

第六句:夫妻吵架不能说的七字句——“嫁(娶)你是最大失误”。这句话可以杀死爱情,让对方心如死灰。

辩证对待。

Copyright © 2010-2017 养生学堂版权所有.

桂ICP备16001015号-1